再度VISIT试验

我们做的不一定是正确的;

同样,我写的也不一定是正确的

VISIT 的缺陷

1

最佳药物治疗如何定义?在基线分组时,内科药物治疗组仅仅34%接受双联抗血小板治疗,而支架组仅42%接受双联抗血小板治疗

2

内科药物治疗组和支架+内科药物治疗组从最后一次症状发病到分组时间不对等。支架组Time between last vertebrobasilar event and randomization较短,因此可以得到提前的、最佳的药物治疗,支架组+最佳药物治疗组结局也相对较好,虽然不具有统计学差异。

3

在支架+最佳药物治疗组中,在距离最后1次椎基底动脉系统缺血2周内入组的有47例,约占52%,从分组到支架平均16天,我比较好奇椎动脉支架置入的最佳时机,从最后1次基底动脉系统缺血到支架时间,具体在某个时间点会有临床及预后差异。

4

支架组治疗双抗治疗1个月,而在1月随访时,支架组57%接受双联抗血小板治疗(理应100%啊),内科药物治疗组仅仅33%接受双联抗血小板治疗。

5

椎动脉狭窄的诊断标准,在准备安置支架的患者中,DSA竟然发现没有必要安置支架。反之,内科药物治疗组多少例患者 DSA 发现椎动脉狭窄不够而不满足入组标准。

想到有这么多问题,想到我的论文,我也可以释怀了

临床研究没有完美,数据的缺失,随访资料不全,临床试验也存在同样的问题

参考文献

Markus Hugh S,Larsson Susanna C,Kuker Wilhelm et al. Stenting for symptomatic vertebral artery stenosis: The Vertebral Artery Ischaemia Stenting Trial.[J] .Neurology, 2017, 89(12): 1229-1236.

展开阅读全文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再度VISIT试验
0

FLRAS技术在静脉窦支架中的应用演讲稿

上一篇

关于我(2016年)
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