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然

怎么忍心  允许年轮划过灯光  夜幕中厚重独行 无声无息  透过霜染的玻璃  一片黄叶映入眼帘  飘零于远方的山野
  晌午 清澈的溪水漫过五台山间  淌过卵石 蹒跚流入光的深处  阳光竭力穿透枝叶   想亲吻躲在角落里的苔花  夏日炎炎 向日葵向阳而立  而你的目光注视着谁
  回想海鸥飞往翠湖那个夜晚  毅洲公园的银杏刺穿月光  风在夜幕中轻吟  是谁的发丝在空中飞舞
  那晚的星空一定见证过一些奇迹  或者绝唱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